一个理科博士的8年投资复盘:如何押注黑马,投出市值百亿公司?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4-12 16:54

一个理科博士的8年投资复盘:如何押注黑马,投出市值百亿公司?

2018-04-12 15:56来源:投中网黑马/创业者/卫生医疗健康

原标题:一个理科博士的8年投资复盘:如何押注黑马,投出市值百亿公司?

作为曾经的创业者,海邦沣华合伙人张丁曾在创业前线厮杀过3年,对创业者的理解成为其投资生涯起步的基石。

文 | 薛小丽

来源 | 投中网

ChinaVenture

NEWS

远离北上广深,海邦沣华位于杭州西部一隅。这个主要由海归企业家和产业人才组成的投资机构,凭借着对行业的专注,从杭州众多机构中脱颖而出。

海邦沣华合伙人张丁

作为曾经的创业者,海邦沣华合伙人张丁曾在创业前线厮杀过3年,对创业者的理解成为其投资生涯起步的基石。在近8年的投资经历中,他投出了10余个优质项目,其中医惠科技、江丰电子、国芯科技等多个项目已上市或并购,在四五年间为其带来几十倍的投资回报。其中,已经上市的江丰电子目前市值超过百亿元。

在位于浙江海外高层次人才创新园的办公室里,张丁分享了他投资的内功心法。

第一桶金

博士刚毕业时的那段创业经历,成为张丁对创业者“同理心”的来源,也是他很多投资方法论的起点。

2007年,获得浙江大学信息电子工程博士、生物医学工程学士学位的张丁开始了人生的第一次创业。在浙大附近小区的50平米房间里,他和7位同学一起创办了上海升岳电子,从事集成电路芯片研发。

集成电路行业的特点是:对资金要求很高,而且研发周期漫长——产品从设计到上市至少需要两年,同时产品生命周期又比较短。要想存活下来,公司除了需要数千万级别的起步资金,还需要精准把握市场需求。一旦对市场方向的预测有误,一切努力都可能付之东流。

背负着这样的压力,7个年轻人开始了创业。为了专心研发,团队甚至搬到封闭的农民房里,过上了天天地沟油、夏天被虫子围攻、冬天手脚长冻疮的生活。值得庆幸的是,依靠专注的力量,上海升岳电子的产品一度将IC设计行业的龙头企业挤出了细分市场。

即使如此,2007年,电路芯片行业正值资本寒冬,张丁团队在寻找资金上还是费了一番周折。最终,在天使投资及其他产业资本的支持下,公司勉强存活了下来。那时,张丁渐渐意识到投资对创业公司发展的重要影响,投资的意识开始渐渐萌芽。

2010年,上海升岳电子被以千万级别的价格收购后,张丁转型进入投资行业。依靠“专业”去服务那些曾经和他一样濒临困境、孤军奋战的创业者,成为他重新出发的源动力。2012年,他加入海邦沣华,开启了个人投资生涯的快车道。

这次宝贵的创业经历,让张丁获得了两个认知:一,做趋势的朋友;二,重视专注的力量。这些认知成为他随后投资理念的重要基础。

押注黑马

聊到欣赏的创业者,张丁谈到两点:一是执着,二是成长能力和速度。

他把创业者分为白马和黑马。白马通常指那些来自大互联网公司或产业界的大咖,他们往往自带光环:或有带队伍的经验,或有产业资源等。而黑马,即所谓的草根创业者,可能是白纸一张,经验不多,但胜在成长能力和速度。

当众多资本对白马争相追逐,却对黑马有所忽视时,张丁很清醒:要判断这些白马创业者究竟是真有能力,还是因为“平台光环”而看起来很“厉害”。在他看来,“投资白马本身并没有问题,但投资收益不一定好,因为白马项目的早期估值通常就很高。”

可以说,白马虽好,但太贵太少。

在此情况下,他更愿意给黑马项目机会:部分创业团队虽没有闪光的背景,起点不高,但有共同信仰。因为没有太多退路,他们反而愿意投入全部,通过强大的成长速度和应变能力,让自己有机会从陋巷走出天地。

拿张丁2015年投资的明峰医疗来说。这是一家专注高端医学影像设备研发和生产的公司,在杭州创投圈很有名。公司创始人曾是浙江民营水泥厂巨头的掌门人,算是成功的企业家。但从其此前的资历来看,可以说和医疗完全搭不上边:打交道的几乎都是水泥等建材厂商,没有任何医疗技术背景和产业资源。

这样一个“新人”,想跨界到技术门槛颇高的医疗设备领域,可以想象其难度之大,这也成为众多投资人心生疑虑、不敢押注的原因。但在张丁眼里,这却是一匹难得的“黑马”。在众多投资人不看好之际,海邦沣华2015年向明峰医疗投入3000万元,这是后者获得的第一笔外部资金。随后海邦追加投资,共计投入1.6亿元。

“投资之前,我每年都会去和创始人聊天,看他到底有什么变化。过程中,我发现他的核心管理和技术团队一直很稳定。”张丁透露,打动他的除了明峰医疗创始人对人才的管理能力,还有他跨界的决心。在创业前几年,创始人为产品研发自掏腰包,陆陆续续砸入了超过3亿元。

在对明峰医疗的观察中,张丁也在反思,究竟什么样的创业者才值得投资?

“从前我们更多关注创始团队的背景是否高大上。但对背景的过分关注,容易让我们忽略创始人的决心和坚韧。明峰医疗创始人之前是建材行业的佼佼者,冒着巨大的风险重新归零起步,这种决心不是一般的投资人所能够理解的。在转型过程中,他的决心和学习能力逐渐弥补了技术知识方面的欠缺。这让我想到,技术固然重要,但投资还需要综合考虑其他因素。”张丁略有所思的说道,眼神中,透露出一股坚定。

在对明峰医疗的投资中,张丁的综合考虑主要有几点:公司产品的市场比较大,有盈利想象空间;产品线很稀缺;项目烧钱,盈利需要耐心,只有真正有决心、格局大的创始人才能坚持到最后;项目已经有产品,后续融资应该不会有大问题。

明峰医疗后续的发展验证了张丁的判断。2015年,明峰医疗成功研发出一款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16排CT和PET-CT产品,不但产品性能和图像质量都达到国际一流水平,还填补了多项国内技术空白。

在海邦沣华投资后,公司陆续获得其他机构近10亿资金加码。目前公司有国家千人计划2人,浙江省千人计划约10人,国内外博士20人以上。随着公司更多的产品进入市场,最近几年的销售收入保持了快速增长。

专业的力量

敢于押注黑马的前提,是专注和专业。

国内投资圈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一个风口。比如,2018年区块链成为创投圈“新宠”,而曾火热的共享经济转眼间就被“打入了冷宫”。在频繁切换的风口中,钱潮和人潮汹涌,但退潮了才知道谁在裸泳。

“风口应该是按照自己的路线和逻辑来判断的机会”,在张丁看来,投资人应该专注于自己擅长的领域,而不是人云亦云。要做到这一点,既需要投资人结合所关注行业的特点、基金规模及能力范畴等,去寻找适合的投资策略,形成自己的投资风格;也要求他能保持耐心,和创业者一起成长。

张丁目前主要关注两个领域:智慧医疗(医疗和TMT结合)和医疗器械。在他看来,这两个领域的投资策略颇为不同。

拿智慧医疗来说,这个行业有TMT领域的共性:发展迅速、热点多且变化快。但它同时也有自身的特点,比如对医疗资源依赖程度很高,需要平衡各方资源等。“在智慧医疗领域,我们希望找到从细分赛道切入,能突破医疗资源限制,同时有增值想象空间, 并且能够‘小跑步’发展的项目”。

此外,数据是智慧医疗领域的关键部分。考虑到国内医疗数据获取难度较大,在投资中,张丁很关注公司对数据的获取方式。“公司一方面要保证数据的安全,另一方面要让医院感到这是件有价值的事情,能让公司和医院实现互利。”

他以2017年2月投资的随访SaaS平台健海科技举例。在张丁看来,健海科技的模式之所以能走通,是因为解决了医院的多个痛点:此前,随访虽然是医务人员管理病人的必要步骤,但它既不是核心工作,也不能为医院创收,是医院不小的“负担”。同时,医院随访病人的方式老旧,多以电话为主,费时费力。

借助健海科技的随访信息系统,出院病人可以直接在APP上对健康情况进行反馈,医务人员可以对患者进行统一管理,很便捷地实现了二者之间的医疗数据互通。目前,和这个项目合作的三甲医院已经有近百家。

对于医疗器械领域,张丁的投资策略有所不同。考虑到庞大的市场空间及和国外技术的差距,医疗器械领域的投资思路更多是“替代进口”或进行微创新。需要考虑的问题主要包括:器械和临床结合的情况、市场前景、在创新和研发进行微创新的可能性等。

在这个领域的投资中,张丁表示很关注创始团队的产业资源。“如果创始团队曾在这个领域里有过耕耘,创业可能会事倍功半。一方面,他们能更容易找到愿意合作的临床资源和能提供支持的技术人员。另外,对于医疗器械领域相关法规、临床运用等细节的了解,有助于创业者避开潜在的坑。”

带兵打战

“稳健”、“严谨”、“低调”,张丁用这三个词总结了自己的投资风格。不仅仅是他本人,海邦沣华整个机构都带着同样的“理工男”气质。这种气质的根源,是对于专业力量的笃信。

目前,海邦沣华有13支不同定位的基金,每支基金的规模约为2亿到3亿元。投资的企业中,大约有超60%是早期项目。即使早期项目的占比如此之高,机构依然能保持极低的项目死亡率和多个项目约几十倍的回报率,这和其稳健的组织结构有关。

机构LP相对稳定,主要包括金融公司、上市公司及少量高净值个人;投资团队稳定,有七个合伙人,是少而精的团队配置;投资风格稳定,以投技术驱动型项目为主,主要关注医疗健康、高端制造、人工智能等领域;投资节奏稳定,2011年以来,无论资本如何起伏,机构始终保持着年均二十余个项目的投资节奏。

同时,这也离不开机构稳扎稳打的决策风格。除了要求每个投资人专注并深耕自己所关注的行业,不随意跨界。机构内部还有一套严格的决策流程,可以从机制上保障整体投资风险。内部也形成了“敢投反对票”的决策氛围。四个核心合伙人构成投资决策委员会,决策时,三票即可通过。在投后管理部分,要求投资人关注创业团队,在后者出现问题时,及时协助其扭转危险局面。

通过让项目的各个环节相互制约,机构从机制上实现了对风险的保障。某种程度上,这样一个“查漏补缺”的过程既能保证每个人的思考被覆盖到,同时也能通过一种理性的方式把一群人的思考价值最大化。

当众多明星投资人,比如徐小平、李开复等,凭借个人的网红效应聚拢了众多项目源时,海邦沣华的这种“联合阵型”的战斗方式,让群力群策的力量发挥了最大效力。而作为这支队伍其中一员的张丁,在对黑马项目的押注,和机构对危机的有效把控中,获得了某种难得的平衡。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