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裔选手撑起花滑半边天 中式传统教育惊艳逆袭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3-06 22:22

亚裔选手撑起花滑半边天 中式传统教育惊艳逆袭

2018-02-23 16:14来源:搜狐综合体育花滑

原标题:亚裔选手撑起花滑半边天 中式传统教育惊艳逆袭

图中人物从左到右依次为:陈巍Nathan Chen、周知方Vincent Zhou、长洲未来Mirai Nagasu、陈楷雯Karen Chen、卓特兰Madison Chock、涉谷兄妹Maia Shibutani/Alex Shibutani。

(文章来源:阿里体育)本届平昌冬奥会,花样滑冰赛场的多张亚洲面孔令人印象深刻。

男子单人滑前六名中除了季军获得者西班牙的埃尔南德斯·洛佩斯,其他都是清一色的亚洲面孔。日本和中国男子单人滑的崛起固然功不可没,美国和加拿大代表团中亚裔运动员的表现同样吸睛。

实际上,放眼整支美国参赛队,亚裔比例占据了半壁江山(总共14人中占了7人),其中华裔四人。除了冰舞选手卓特兰之外,三位花滑运动员陈巍、周知方和陈楷雯有着相当一致的成长经历。

  陈巍Nathan Chen。

早在开赛前,18岁的美国华裔选手陈巍(Nathan Chen)就凭借他的独门秘籍成为夺冠大热。他是目前全世界唯一能做五种四周跳(4T,4S,4Lo,4F,4Lz)的男子选手。

在征战平昌之前,他保持着本赛季五战全胜的佳绩,极有希望战胜羽生结弦加冕该项目的新王。也许是初登奥运舞台有些紧张的关系,他在短节目中发生失误,仅仅排名第17,退出奖牌之争。

之后的自由滑中,卸下包袱的陈巍配合电影音乐《最后的舞者》六次完成四周跳轰动全场,并以127.64分改写了史上最高技术分纪录。最终他在总成绩榜上位列第五,复制了浅田真央在索契冬奥会中的遗憾一幕。

陈巍的成长之路在亚裔花样滑冰选手中相当具有代表性。

1999年,他出生于美国犹他州的盐湖城,父母是第一代中国移民。2002年冬奥会在盐湖城举行,当时只有三岁的他受此影响开始正式学习滑冰。此外,他还同时练习了钢琴、体操、舞蹈、冰球……如此高密度的学习来自他学霸父母的安排。

陈巍的的父亲名叫陈志东,是1988年赴美的留学生。获得博士学位后,他成为了一名医学领域的高级科研员,并创办有自己的医学技术公司及实验室。母亲是一位中文翻译。

父母二十多岁远赴异乡白手起家的经历让陈巍从小深知唯有勤奋方能成功的道理。主观的努力加上不错的家庭条件让陈巍很快崭露头角。

十岁那年,他赢得了2010年美国花滑锦标赛新人组的冠军,一代花滑新星就这样诞生了。8年后的他当仁不让地成为了全美花滑的旗帜性人物。

一枚奥运金牌固然重要,但从一定程度上来说,18岁的陈巍其实已经成功。

  周知方Vincent Zhou。

周知方的名字取自于《论语》的“可使有勇,且知方也”。意思是,使之勇敢而有礼仪。

17岁的他在本次平昌冬奥会男子单人滑项目上夺得第六名。虽然未能获得奖牌,但他完成了奥运史上首个勾手四周跳(Quadruple Lutz Jump)着陆的高难度动作。

周知方的父母都是北京人,曾是清华计算机系的高材生,赴美留学后前往硅谷工作。3岁开始接触滑冰的他一路包揽各年龄段的冠军。

2013年,12岁的周知方成为全美最小的青年组冠军,同时也成为了最年轻的美国国家队队员。十三岁那年,幸运女神突然收起了她的眷顾。

周知方因为接受膝盖手术退出2013-2014赛季的所有比赛,之后又由于左膝盖半月板撕裂和半月板异常无缘2014-2015赛季的所有比赛。

休战两年重回冰场后,他加倍努力,练就了四种四周跳和阿克塞尔三周半。凤凰卫视专门为他们拍摄了一部纪录片《筑梦彼岸》。天道酬勤,周知方在2017年世青赛中夺冠,又一次跻身世界级选手行列。

  陈楷雯Karen Chen。

花样滑冰曾长期被欧美选手统治,无论是选曲还是编舞的口味都偏西方化。而美国华裔女单选手陈楷雯却将中国舞融汇进了表演当中。

她自编自演了“梁山伯与祝英台”扇子舞和“十面埋伏”水袖舞。有人称她为“小关颖珊”,但其实和关颖珊相比,陈楷雯在举手投足间更像一名土生土长的中国女孩。她说:“我为自己的传统文化而骄傲”。

和陈巍、周知方一样,18岁的陈楷雯也是第二代华裔移民。

父母来自中国台北,都是工程师。他们从陈楷雯四岁起开始陪伴她参加滑冰训练。去年,陈楷雯在全美锦标赛上夺得冠军,获得了首次代表美国出战世锦赛机会。世锦赛上,她以第四名的成绩为美国队拿到了第三张奥运女单门票。

但在队内选拔赛中,获得季军的陈楷雯只比第四名老将瓦格纳多了两分,自由滑还输给了对手。这让她险些失去出战平昌的机会。

虽然最终奥运会第10名的成绩并不尽人意,但对于初试啼声的18岁少女来说,这也许只是一次凤凰涅槃的契机。

  近年来,一股花样滑冰热正在美国亚裔群体中蔓延。

据美国队官方报道,2017年,在男女花滑单人滑精英项目中,有39%的顶尖美国选手都是亚裔,其中又以华裔和日裔为主。而实际上,亚裔美国人只占美国总人口数的大约5.7%。

众所周知,亚裔选手练习花样滑冰具有一定的优势。由于身体重心较低,亚裔选手能更好地把握冰上旋转等高难度动作。相对粗短的肌肉线条也具备更强大的爆发力。

而对于越来越多的华裔选手来说,父辈们传递给他们的中国传统观念是重要的内在动力。相比其他运动员,华裔选手更信任和依赖他们的教练、家长,哪怕是在容易叛逆的青春期仍然和周围人保持着良好的配合。也许这才是他们更容易出成绩的关键。

  不难发现,代表美国参赛的三名华裔花滑选手,陈巍、周知方、陈楷雯的成长背景相当一致。

“二代移民”、“出身中产”——这是他们共有的标签。因为是第二代移民,他们从小就看到了父母在异乡立足的不易。耳濡目染下产生的进取心和危机感是普通美国孩子所不具备的。

当然,要在花样滑冰这样的项目上出成绩,殷实的家庭条件也必不可少。

三人的父母都是赴美留学的高级技术人员,只有中等以上收入水平的家庭才能支撑昂贵的训练费用。

观众看得到的专业服装和装备只占全部支出的一小部分。主要贵在学费。正式接受花样滑冰训练的孩子每天都要接受至少一个小时的私教课。

私人教练包括基本功老师和舞蹈设计老师,有时候为了某个特定的动作还需要额外请别的老师。比赛期间教练全程跟随,家长需要支付其所有的食宿费用。

这样算下来,一个冰童每年的花费在8万美金以上——这绝不是一般家庭可以承受的。

除此之外,家长还必须付出大量的时间陪伴和接送。这个工作通常是由母亲来承担的。

陈巍的母亲一度每周驱车15到18个小时陪伴他训练比赛。周知方的母亲辞去了在硅谷的高薪工作,和儿子一起移居训练地南加州,上演了现代版“孟母三迁”。

美国冬奥名单最终确定之前,陈楷雯的母亲奔走各地为女儿造势,还在社交网络上发起了声援陈楷雯的签名活动。对于重视子女培养的传统华裔家庭来说,这些牺牲都不在话下。

传统中式教育造就了华裔选手在美国花滑界的逆袭。不可否认,三人在本次平昌冬奥会中的表现都有失水准。

但好在花滑生涯对于十七八岁的他们来说才刚刚开始,也许四年后的北京等待他们的是另一场更加完美的亮相。与此同时,在他们的身后,还有更多华裔儿童和他们的家庭在等待着登堂入室的机会。

花样滑冰,不会是他们唯一的舞台。

(原标题:亚裔选手撑起花滑半边天,中式传统教育逆袭美国体育)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